切换到宽版
  • 354阅读
  • 0回复

劳动力人口平均年龄:乡村男性已超40岁,这5省份也超40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pearlidea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5
关键词: 年龄
第一财经
插图/略
          人口老龄化正在对我国劳动力供给结构和人力资本总量产生直接影响。
中央财经大学近日发布的《中国人力资本报告2023》(下称“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底,我国劳动力平均年龄已逼近40岁,其中乡村男性劳动力已超40岁,全国有5个省份劳动力平均年龄也超过40岁;我国人力资本总量持续增长,但增长速度有所降低。
中国人力资本度量项目负责人、中央财经大学特聘教授李海峥对第一财经表示,劳动力老龄化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创新及生产效率,从而影响经济社会的发展。为了进一步提升我国人力资本总量,需要优化人口结构,提高生育率和教育程度,并加快创新和技术进步。
劳动力平均年龄逼近40岁
报告显示,从1985年到2021年,无论是农村、城镇还是全国劳动力人口的平均年龄都呈上升趋势。
全国劳动力人口平均年龄从1985年的32.25岁上升到2021年的39.42岁;农村从1985年的31.99岁上升到了2021年的39.82岁;城镇从1985年的33.03岁上升到了2021年的39.16岁。2021年,乡村男性劳动力的平均年龄超过40岁(40.39岁)。
其中的一个显著的变化是,2005年以后由于劳动人口(主要为年轻劳动力)迁入城市,导致城镇和乡村的劳动力人口平均年龄差异逐渐缩小。
分省份来看,黑龙江、辽宁、吉林、重庆、浙江五个省份的总劳动力人口平均年龄都超过了40岁,东三省排在全国前三,分别为黑龙江41.17岁、辽宁40.78岁和吉林40.57岁。平均年龄最低的五个省份是海南、新疆、广东、贵州、西藏。
2021年,全国0~15岁人口占非退休人口的比重为22.0%,0~15岁人口的人力资本占人力资本总量的比重为54.32%。全国25~45岁人口占总劳动力人口的比重为52.0%,25~45岁人口的人力资本占总劳动力人力资本的比重为50.0%。
报告还显示,从1985到2021年,中国0~15岁人口占未退休人口比例从39%降至23%;45岁到退休年龄人口的占比由10%上升到24%。
此外,从1985至2021年间受教育程度人群所在的人力资本与人力资本存量比率变化情况,也可以看到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
报告称,劳动力人力资本与人力资本存量比率越高,年轻高学历人群在人口总量中所占的比重也就越大。该比率在1990年以前逐步上升,但是1990年之后呈现明显下降的态势。虽然在2005年出现小幅反弹,但是没有改变总体下降的趋势。劳动力人力资本与人力资本存量比率的变动态势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中国年轻人占总人口的比重在逐步减小,人口老龄化趋势逐步显现。该比率的逐渐下降还预示着未来中国人力资本的产出效率可能会受到限制。


人力资本总量增速降低
人力资本是社会财富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技术创新与经济增长的源泉。有研究表明,人力资本对中国经济效率的提高以及地区差异的缩小具有重要的作用。
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人力资本总量按当年价值计算为3378.3万亿元,其中,城镇为3005.6万亿元,农村为372.7万亿元,分别占人力资本总值的88.9%和11.0%。
我国实际人力资本存量持续增长,按照1985年可比价格计算,1985至2021年,中国人力资本存量由39.89万亿元增长到660万亿元,增长超过15倍。该时期人力资本存量的年均增长率达8.26%。快速增长的原因在于低教育水平的老龄人口退出了劳动力市场,而新增劳动力人口的预期教育程度较高导致收入亦较高。
报告称,人力资本总量的增长除了归因于受教育程度的提高、教育回报率的增加、在职培训及“干中学”的回报率提高等因素之外,也受到人口增加、人口结构变化(比如,退休人群的规模)、人口城乡流动(比如,从农村迁移到城镇地区)等因素的影响。
从各省当年人力资本的存量来看,广东省最高,宁夏、青海等西部省份较低。
报告称,从跨省差异来看,人口基数对于人力资本总量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人口基数较大的省份如广东、山东、河南、江苏排在总量的前列。同时,人均人力资本排名靠前的省份如北京、上海,人力资本总量排名亦属前列。这说明各省人口数、教育水平、收入水平等差异均是影响人力资本总量的因素。

李海峥表示,区域人力资本的差异特别是劳动力质量差异,主要表现在人口及劳动力教育程度的差异,这种差异可以观测及度量。其次,同样教育程度的劳动者的素质差异,不能直接观测,但可以间接度量。两种差异都会影响区域经济发展,扩大区域经济不平衡。
报告称,中国人力资本总量持续增长,但增长速度有所降低。2001~2010年间,城镇人力资本总量的年均增长率为15.26%,而农村为8.35%;但在2010~2021年间,城镇人力资本的年均增长率降至9.09%,而农村降至4.33%。
李海峥表示,中国人力资本增长速度有所降低首先是受人口结构的影响,老龄化及年轻人比例降低会影响人力资本总量;其次,技术进步速度放缓,也可能影响人力资本的价值;三是受经济发展及其相应劳动力市场结构变化影响,收入增长速度减慢,不同技能劳动力的收入差别也可能减少。这些因素都会影响人力资本的价值,从而影响人力资本总量的增长。
李海峥建议,提升我国人力资本总量,首先需要优化人口结构,提高生育率;其次提升教育程度,对于不发达地区,普通教育很重要,而对于相对发达地区,高端教育更重要。另外,加快创新和技术进步可以提升人力资本价值,从而提升总量。更复杂的是改善技术与人力资本的匹配,从而改进不同技能劳动力的相互匹配,扩大人力资本总量,这不能靠单纯地提升教育程度实现。
这已经是中央财经大学连续十五年发布中国人力资本报告。该报告引入国家统计局、高校和社会调查部门等公布的最新数据,形成了多种人力资本度量指标,提供了最新的、更准确的人力资本估算结果。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